;:ɫǰͳ˹˫_Ħܴ

2017-12-17 19:56:38
Ķ671

Ħֵ¼,һЩ˶ԣΪ˱סԺķãǿܻѡԢϡȫѯ˾(McKinsey)ߵһϸʾԤƵ2018꣬ݻݹߵĸλ󽫼дݿѧҵȱ140000190000֮䣬ڶôߵķʦ;ĸλȱ򽫴ﵽ1500000!ݡרҵҵʲôʵϣݹ߿ʩչȭŵdz㷺ӹҵ˾ڻҪĿƽƽܰĶˮܣʱʱغһ¡ƷύʱڱעԭύPKʱ䰲šH53ʱνƷύѡ

玉食的皇子皇孙最后悔的事情就是此生为何要投胎帝王之家/P>胡亥有个哥哥叫嬴高,是诸位弟兄里最后被处死的。在等待处决的日子里,他曾想到过逃亡,但嬴高是一位负责的父亲和丈夫,他害怕自己逃出地狱,到时胡亥会生气地砍他的家人。百般无奈之下,嬴高想出了古往今来最令人瞠目的一招:他向胡亥上书,说是父皇在世的时候,对他恩重如山,现在他老人家不幸去世,当儿子的也不想独活世上,打算自尽后为父皇殉葬,请求皇上批准为荷?/P>在秦始皇0余个子女中,只有嬴高耍了个小小的花招,才换来了体面的死。在赵高和胡亥大挥屠刀的时候,首相李斯在历史上竟然没有一个字儿的记载。但面对风起云涌的农民起义,李斯却不能不管。不过,他数次上奏,胡亥却不理不睬,身为帝国首相,他竟然连见到皇帝的机会也很少了/P>此前,赵高语重心长地告诉胡亥:“陛下你要显示自己的尊贵,就一定要深居简出,不必天天按时上朝搞坐班制,您还很年轻,万一不慎在大臣面前说错了话,那岂不被他们小看了?要依我说,陛下您还是在宫里幸福地歇着吧,至于治理国家这种鸡毛蒜皮的小事情,由我和其他几位熟悉法令的大臣处理就是了,遇到了重大事情,我们再向您请示吧。/P>得到了胡亥的认可,大秦帝国“鸡毛蒜皮”的国事当然都由赵高来处理,虽然他的职务其实还不高,但论实权,首相李斯也无法望其项背了。更怪的是,自从赵高执权以后,这个国家似乎就从没发生过一件大事——包括陈胜吴广起义,包括项羽大破秦国正规的中央军团/P>比起赵高,李斯要算有道德感和责任感的官员,皇上沉溺深宫,纵情声色犬马,国事日非,他这个帝国首相不能不站出来说话。可胡亥却责问他:“过去,你的老同学韩非子说过,古代的君主都十分勤劳辛苦,可我要问,难道做君主管理天下就是为了受苦受累吗?这不过是他们无能才造成的。圣明的君主治理天下,就是像我这样,要让天下适应自己,如果连自己都不能满足,又如何能使天下满足呢?我就想随心所欲,而且还要永远统治天下,你李斯有什么办法呢?/P>“如果没有赵君,我几乎被丞相出卖了?/STRONG>沙丘之谋,赵高成功地将李斯拉到了自己的战车上,因此他们算是一根绳上的两只蚂蚱。但在顺利地使胡亥继位并干掉了威胁分子扶苏和蒙恬后,这一根绳上的两只蚂蚱也该解体了。赵高如何能容忍地位在他之上的李斯继续存在呢?/P>赵高等到胡亥和宫女们玩得胡天胡地正在兴头上的时候,派人去告诉李斯,现在陛下正闲着没事,你快去进谏吧。李斯不知是计,满怀救民救国的激情跑去进谏——难道世界上还有打断一个昏君淫乐更令他生气的吗?如此者三,胡亥怒火冲天,朝赵高发脾气说:“我空闲的时候李斯不来,偏偏每次都选在我刚刚玩得入港的紧要关头,跑来进什么鸟谏,这家伙是不是看我年轻,就三番五次地戏耍我?看不起我??/P>一旁的赵高徐徐说道:“陛下,您可要当心呀!沙丘那件事情,李斯参与了策划,后来却没有加官进爵,他肯定是想要裂土封王才满意。/P>稍有心眼儿的人都能看出,赵高的话乃一派胡言:首相已是当今最大的官了,再往哪里升呢?至于裂土封王,李斯是坚决反对分封制的。胡亥可不这么想,因为他的脑袋已经长在赵高身上/P>赵高继续添油加醋:“李斯位高权重,亲信遍布朝野,我实在是替陛下的处境感到担忧呀。/P>胡亥从来就没有主见,除了在玩女人和大吃大喝上。赵高的小报告让胡亥惊出一身冷汗,现在他唯一要做的事,就是迅速将乱臣李斯下狱/P>李斯下到狱中,悲愤可想而知。不过,他仍然对胡亥心存幻想,认为这一切不过是赵高的诡计,一旦陛下幡然醒悟,就会将他从狱中放出去,官复原职——这种冤臣屈子对陛下莫名其妙的幻想,在几千年的中国历史上一演再演,虽然这种幻想几乎没有一个真正地实现?/P>李斯在狱中给胡亥写了一道奏章。奏章里,李斯正话反说,为自己列了七大罪状,诸如为秦国开疆拓土,辅佐始皇剪灭六国,修建驰道,制订度量衡,等等。实则是以七大罪之名提醒胡亥,俺老李可是一个大功臣啦,你不能亏待了俺!\n这封沉重的竹简并没有交到胡亥手里,赵高岂容李斯向胡亥辩解?不能。赵高说了:“罪犯哪里有上书的权利?”估计这封饱含李斯希望和委屈的竹简被赵高用来生炉子了。不过,话又说回来,即使胡亥看到这封竹简,恐怕也是无动于衷,会随手交给赵高处理。你想想,你一个前朝大臣,在另一朝天子那里去臭表功,不是自找不自在吗/P>在最后的岁月里,李斯遭受了无以计数的酷刑,“榜掠千余”,折磨得无复人形。自古到今,刑讯逼供都是百试百验的好办法,在严刑拷打之下,还有什么样的口供审不出来呢?只怕到了生不如死的地步,受刑者最大的幸福就是按照审讯者的要求自证其罪,早点结束这人间地狱的可怕遭遇?/P>李斯吃打不过,“榜掠千余”就是用木板打了一千多下,即使挺住了这一千多下,接下来则将是两千三千,直到打得李斯的精神彻底崩溃为止。他终于招认了赵高强加于自己身上的罪名——此时他一定看到了自己一生的荒诞;最令人哭笑不得的是,当胡亥见到对李斯的审讯记录后,心有余悸又万分庆幸地说:“如果没有赵君,我几乎被丞相出卖/P>秦二世二年七月,李斯在“具五刑”之后腰斩于咸阳。所谓“具五刑”,就是在处死之前先处以五种酷刑,对一个即将走上断头路的人不辞麻烦地“具五刑”,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仅仅让他的肉体从这个世界上消失还不能让他的敌人满意,必须加大他在临死前的肉身痛苦。这五刑包括:墨、劓、非、宫、大辟?/P>五刑的内容分别是:墨,在脸上刻字;劓,割掉鼻子;非,砍断双足;宫,斩去生殖器;大辟,砍头。也就是说,李斯最终受到的处理是:在严刑拷打了一千余大板后,脸上被侮辱性地刻上了字,割掉了鼻子——这使他的一张老脸显得很宽阔;再砍断双足,看上去李斯已经不是严格意义上的人形了;再去掉他曾经“性福”的小弟弟;再将李斯的半截奄奄一息的身体放在木砧上,刽子手用斧头将他从腰部斩为两断;这时的李斯就应该断气了,但他应该受到的处罚还没结束,在严肃的监斩官的注视下,刽子手又将李斯那颗硕大的脑袋砍了下来?/P>李斯被押往刑场时,与他同时被处死的还有他的亲人们。当是时,李斯与他的二儿子走在一起,李斯看着四周那些兴高采烈如同过节的看客们,叹息着对二儿子说:“我想和你像以前在老家上蔡那样,牵着黄狗到东门外去打猎,这样的事情永远不会再有了。?/P>白茫茫大地真干净李斯既死,胡亥认为赵高大大有功——是呀,对他们的掘墓事业而言,赵高的确是功不可没——于是封为中丞相,“事无大小辄决于高”/P>赵高既握大权,搞了一次民意测验,要调查一下自己的势力到底有多大?/P>这天,赵高令人带一头鹿上朝,说是献给陛下一匹良马。鹿和马的差异,想必幼儿园的小朋友也分得清楚。胡亥的智商并不比幼儿园的小朋友更低,他也认出那是一头鹿而不是一匹马,但赵高坚持说那是马,陛下你错认是鹿,一定是中了邪啦。不信,你问问朝堂上的这些大臣们吧?/P>大多数大臣看出了赵高的阴谋,一个个争先恐后地站出来表态:是呀,真是一匹好马呀。只有极少数不识时务者说,这哪里是马呢?这明明是一头鹿嘛。——这些能分辨出马和鹿却分辨不出时与机的家伙,后来统统被赵高送进大牢弄死了/P>胡亥听大多数臣子都说是马,还以为自己真的中了邪,忙找太卜咨询。太卜说:“陛下春秋祭祀的时候,斋戒不严肃,所以中了邪。/P>胡亥不怕天下大乱,却怕鬼神恶作剧。他按太卜的建议,前往上林斋戒。斋戒期间,胡亥无事可做,便拿起弓箭向从林子外经过的人乱射。过了几天,又搬到一座叫望夷宫的行宫里继续醇酒妇人的幸福生活/P>欢乐了三天,赵高已决意干掉胡亥,胡亥的掘墓任务已经完成,是该上路了?/P>赵高的女婿——赵高本是阉人,自然没有生育,估计这女婿不是亲的——阎乐,时任京城市长(咸阳令),赵高命他带兵诈称有盗贼,杀进望夷宫/P>胡亥还对赵高心存幻想,就像当初李斯对胡亥心存幻想一样。胡亥要求见赵高,阎乐不同意。胡亥又说:“那能否让我当个郡王呢?”回答不行。胡亥讨价还价:“做个万户侯呢?”还是不行。胡亥最后一次请求:“那就让我和老婆一起做个平头百姓吧。/P>当然还是不行。赵高要的就是他的脑袋,要想活下去,无异与虎谋皮。胡亥无奈,只得自杀/P>胡亥死后,赵高立秦子婴为帝。秦子婴是秦始皇家族里少有的有脑袋的人。赵高请他到祖庙祭告祖先,他推托不去。赵高听说子婴不肯,还以为他在做谦虚秀呢,就兴冲冲地跑到子婴府上,打算把子婴带走/P>赵高走进子婴府,他的死期就到了,和赵高一起被处死的,包括赵高的三族,其中自然少不了他的女婿阎乐先生?/P>赵高的死,标志着大秦帝国的三位掘墓人在大功告成后全都死于非命。事实也是如此,子婴在位6天,屁股还没坐热,刘邦就率军入关,子婴素车白马,自缚请降,把象征天下大权的传国玉玺双手奉上?/P>此后,项羽进咸阳,一把大火将公元世纪全球最美丽的建筑阿房宫烧成一片白地,子婴亦被处死,大秦帝国在一片风雨声中轰然倒塌,白茫茫大地真干净?/P>SourcePh"style="display:none">лŷŹظ˽ܣ꣬нȭͲʹŷȾǿʻͲͳܡ法国作家希尔万·泰松在地图上查找着那些被遗忘的“黑色道路”。他用了几个月的时间,徒步走完了位于法国梅康图尔和诺曼底之间的乡村公路,向我们讲述了自己对这里的人、村?nbsp;、风景的热爱。在他看来,这些都是法国永恒的瑰宝?/P>[行者档案]希尔万·泰松(SylvainTesson),生于1972年,法国作家、记者、旅行家,已出版十多部游记010年,他在贝加尔湖畔住个月,其间所写的日记结集成《在西伯利亚森林中》一书,一举售?4万册,被译成十种语言,获得散文类美第奇文学奖,该书中文版015月出版?/FONT>希尔万·泰松将此次的法国乡村之旅写成了另外一本书《走在黑色道路上》,即将在法国出版/FONT>抓紧时间,去乡野接受一次“重塑?/STRONG>如今的政治家是多么缺少想象力啊!如果他们像当年的密特朗总统那样,在梭鲁特(Solutré)来一次徒步之旅,那么他们在民众中的支持率肯定会飙升,说不定能让他们起死回生,重新获得威望。相比于那些为了昂贵的物价而大呼小叫的政客,法国人更喜欢那些深入到群众中的政治家。还有什么方法能比深入基层、领略不同的风景、对法国社会洞察秋毫更好的呢?国王路易十一就曾用这种路访的方式来了解法国,他微服出巡,呼吸着乡野的新鲜空气。但是他的后继者们并没有沿用这一方式?/P>当我踏上这条从梅康图尔到科唐坦的道路时,并没有任何其他的目标。当时我遭遇了一次坠落事故,刚从医院里出来,身体不好,呼吸短促,头脑昏沉,我需要重新获得力量。医生把我救活了,现在他们建议我接受一次“重塑”。与其去疗养院修养身心,我觉得不如从梅康图尔到科唐坦进行一次徒步之旅。正好那时政府公布了一份报告,说这片地区“充满了浓郁的乡野气息”,时任法国总理的让-马克·艾罗(Jean-MarcAyrault)着重推荐了这个地区。当地有四十余个充满浓郁乡村风情的盆地,所谓的“乡野气息”,指的是没有太多水泥路、互联网不发达、远离行政机构的地区。对我来说,这就是天堂的定义!在这一隅,我们可以躲避繁华社会的纷扰。要想感受原始旷野的风貌,必须要抓紧时间/P>行走在黑色道路上我有自己的旅行目标,而政府的这份报告替我规划好了版图。我准备走一些偏僻的人迹罕至之路,也就是我所说的“黑色道路”。这些道路不是已经设有路标的、专供远足的道路,也不是狭窄的沥青公路,而是乡村小路、林间小道和被人遗忘的道路。如果不想被打扰的话,这是一个完美的道路网。因为很少有人光顾,所以这些道路荆棘丛生,在路上还会遇到癞蛤蟆、母鹿,以及一些讲着古老故事的奇奇怪怪的人,他们的人生智慧并不是在一个开放的世界中获得的,而是取自于这些隐秘的土地。他们不了解特朗普是谁,却熟悉每一棵树、每一头牲畜的状况。谁才是真正的博学之士呢?是那些了解远东问题的人,还是熟悉这片旷野的人?8月,我从法国和意大利边境出发。一开始,我每天走得并不多,也不是按直线行走。经过了3个月的行程,最终抵达了科唐坦半岛——在这里,要么必须停下脚步,要么必须跳进水里。这就是自然边界的优点:它为我们划定了界限,抑制了我们过度的热情,防止我们过于放纵自己的欲望。有些人想要打破边界,但是他们不懂得大自然的法则?/P>我花了几个星期的时间来采摘桑葚,随后我发现,黑色道路并不局限在地图上,它们不仅是那些被矮墙勾勒出的路线,它们延伸到了我们国家的每一个角落。踏上这些道路,我们的生命也随之延长,随之绽放,摆脱了世界上的任何束缚。你想自由地生活吗?那么关上飞机上的舷窗,从第一个逃生通道逃走,随后一切都自然而然地发生了nbsp;方式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要主宰自己的世界,不受外界干扰。因此,我们拒绝去适应意大利哲学家吉奥乔·阿甘本所称的“装置”,这些由数字革命带来的科技把我们困于牢笼之中,让我们成为政治势力和丑陋的广告的奴隶。“要保健!”这些“装置”叫嚣着,“要长寿!打开你的移动装置!快去欣赏!抬起你的拇指!把声音关小点!”我们就是这样一边安慰着自己,一边匆匆生活的。黑色的道路,这既是精神的道路,也是旷野的道路,是孤独之路,也是自然之路,它们为我们提供了一种逃离这个现实世界的可能性。在徒步的过程中,我感受到了更多心灵上的逃遁。之前发生的那场坠落事故曾让我陷入昏迷,之后长期的住院治疗让我丧失了生命的活力,而徒步让我重获体力,它在我的血液、骨骼和每一个细胞中注入了元气。这条黑色道路为我输入了营养,我放下一切电子装置,在石子路上行走了30公里后,仿佛又重新抓住了自己的生命?/P>一片让人郁郁寡欢的土地\n在徒步的这三个月里,我眼前反复出现各种法国乡村艺术家的面庞,比如《山丘时代》的作者、地理学家皮埃尔·乔治,比如普罗旺斯的吟游诗人吉奥诺(Giono),以及卢瓦尔河谷的诗人和诺曼底的画家。在路上,目之所及,时而是一片农田,时而是洒满阳光的山坡,时而是宛如童话的山谷;有时会遇到山泉,会听到晚钟,会看到啃食青草的羊群……总而言之,这是一个画展。“这个国家有一种展示雄伟与壮观的本能,”曾787790年间游历法国的英国农学家亚瑟·杨一次次在他的回忆录里这样说,无论他走到哪里,都为“这个国家的美丽”而沉醉?/P>但是突然,这片秀美的风光出现了一个“坏疽”。山丘下出现了一个商业开发区,厂房和楼群开始涌现,这片地区既不属于城市,也不属于乡村。贝尔纳·马里斯把版图上的这些污点称为“地理虚无”。我们为什么要让这些东西蔓延?为什么要让我们的国家遍布高速公路?即使是一个个体,在四十年的时间里也不可能变得如此丑陋?/P>人类是土地毁容的罪魁祸首,从法国第五共和国开始,这场浩浩荡荡的毁容运动便开始了,“二战”后的乡村工业化、都市化以及生活方式的瓦解是元凶。在法国总统吉斯卡尔·德斯坦的七年任期内,独门独户的居住片区迅速增长,而在密特朗任职时期,随着越来越多的工厂从巴黎向外省迁移,出现了大批的超大型超市,环形高速公路和省级公路连接着居民区和大型商业中心。那时,如果住在法国城郊,那么一天的大部分时间是在车上度过的。互联网终结了蜕变,随着它的出现,居民区中出现了一种空荡诡秘的气氛。小镇的镇长说他们的村镇“受到监视器的监控”,并且安装了一些“警报装置”,但是我们不需要这些警报装置,我们需要的是其乐融融的邻里关系。每当想到这些逝去的乐趣,总会心生遗憾?/P>每次绕过一个弯路,或者走下一个斜坡,我总会遇到一些农民,有些人会热情地邀请我喝一杯,另一些人则会斜着眼睛看我;一些人会滔滔不绝地讲述他们的不幸,另一些人则连个招呼也不打。我希望可以见到一些土生土长的当地人,像亨利·德·帕兹斯一样跟我聊聊农业。亨利是绿色生产的先行者,写了一本非常好看的书,叫作《土地的一隅》,对他来说,农民就像诗人。无论农民还是诗人,他们都在绽放自己的果实:或是一棵芜菁,或是一首十二音节诗,他们在无形的劳动中收获了果实/P>我很少遇到既是诗人、又是农民的人,现如今,比起高谈阔论,传统的农业种植者更喜欢全神贯注地耕种自己的土地。他们如今采用的是统一的、大规模的开采方法,因此给我们留下了这样一片让人郁郁寡欢的土地。篱笆、灌木丛、沼泽、河堤都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收益率高的、点缀着车库和肥料堆的大草原。如今,农场开始走下坡路,昔日的繁荣不再,这些种植者很辛苦,每天都要到晚上才开着拖拉机回到农场。在这个时代,人们总是一遍遍地说,要想致富,首先应该贷款。生活总是艰辛的/P>看到这样的生活,总会有些感伤。为了摆脱这种情绪,我继续向上攀爬,想要看一看空无人烟的乡野。在高原的山谷里有一些废墟,一眨眼工夫,农民便抛弃了这些高地。工业革命?914年由于内战造成的人口损失,以及1950年代的农村人口的减少,使这里变成了空旷的、永恒的哨卡,人迹罕至,狼、蝾螈和蝰蛇遍布于此?/P>在路上会遇到一些讲着古老故事的奇奇怪怪的人,他们的人生智慧并不是在一个开放的世界中获得的,而是取自于这些隐秘的土地。他们不了解特朗普是谁,却熟悉每一棵树、每一头牲畜的状况。谁才是真正的博学之士呢?是那些了解远东问题的人,还是熟悉这片旷野的人?\n黑色的道路,这既是精神的道路,也是旷野的道路,是孤独之路,也是自然之路,它们为我们提供了一种逃离这个现实世界的可能性。这条黑色道路为我输入了营养,我放下一切电子装置,在石子路上行走了30公里后,仿佛又重新抓住了自己的生命?/P>观念要深深地根植于一片土地,一片被阳光哺育、被一代代人们耕种的土地。我在黑色道路上遇到了形形色色的人,他们向我讲述了他们的乡野、他们的习俗、他们的风景、他们的食物、他们喜欢的酒、他们饲养的牲畜、他们耕种的土地、他们繁衍生息了几个世纪的、被他们亲切地称为“我们的家园”的地方/P>SourcePh"style="display:none">ʵ۾ǻʵۣ˵ôͻ˻ʵ۵ӡ

近日,深圳读书月2016“年度十大好书”评选揭晓,选出?部翻译作部中文原版作品。其中的翻译作品《纳粹医生》,以追溯历史的新视角,颇为引人注目/P>人们会发现,在这一年度的出版物中,小清新的出版物减少了,多了一份重提历史的厚重感。比如对纳粹罪恶历史与其社会形态的深入追查,就有几部翻译专著出版,除了罗伯特·利夫顿的《纳粹医生》之外,还有劳伦斯·里斯的《奥斯维辛:一部历史》,普里莫·莱维的《这是不是个人》?/P>此外,阿伦特的名著《艾希曼在耶路撒冷:一份关于平庸的恶的报告》首次有中文译本出版,堪称出版界的一件大事,也是读书界的一件大事?/P>关于纳粹与大屠杀的图书,几乎每年都有,因为法西斯之恶不仅仅存在于历史中,揭露和反思也一直是个重要话题。今年的这类图书相对集中一些,形成了一个热点话题/P>《纳粹医生》:独特的视?/STRONG>这部书全名为《纳粹医医学屠杀与种族灭绝心理学》,江苏凤凰文艺20160月出版?/P>作者利夫顿为美国著名的精神病学和心理学教授,写过《生中之死:广岛幸存者》《断裂之联结:死亡与生命的延续》《多变之人》《毁灭这个世界来拯救它》等作品?/P>在写作《纳粹医生》之前,利夫顿访谈了大约40个纳粹分子,其中29个当过纳粹医生和药剂师,还访谈了80个纳粹受害者,其中?0人关进集中营后成了医学助手。他从纳粹医生这个角色入手,从历史观念、社会心理、个人心理等方面,探讨为什么会发生纳粹集中营里的大屠杀/P>为什么普通人也会变得邪恶?是他们本性如此,还是环境使然?如果是环境使然,这个环境又需要什么样的构件?作者还想揭示一点,罪恶的制度设计是如何“把人变成鬼”的?/P>作者发现,整个纳粹国家是个大机器,它把零零碎碎的民族主义、或强或弱的国家主义整合起来。它通过吸引与胁迫的手段,让人们逐渐加入到这部大机器当中,成为那部机器的零件。开始时,你会觉得有点被?但慢慢会变成一种自?执行命令的自觉?/P>《纳粹医生》这本书所传达的,与其说是纳粹的危险,不如说是我们每个人自身所蕴藏的危险。历史上奥斯维辛这样的恐怖时刻并不多见,但是现实中像“斯坦福实验”中那样的“微纳粹”时刻,却在后来的许多国家出现过,实际上也是目前一些国家纷乱的社会问题根源?/P>这应该引起足够的警惕/P>《奥斯维辛:一部历史》:系统的梳理  \n这部书由广西师范大学出版016月出版,作者为英国历史学家、纪录片导演劳伦斯·里斯/P>本书是对纳粹大屠杀更为系统的梳理。它以一个具体场所为切入点,对人类历史上最深重的罪行进行透彻的诠释,这就是奥斯维辛?/P>作为BBC杰出的媒体人和历史学家,里斯用了15年时间,深入采访近百名亲历者,其中既包括幸存者也包括纳粹行凶者。之所以要花费那么多年时间,是因为他需要耐心地劝导这些人,还要耐心等待,等他们到了人生尽头处,愿意开始讲述/P>“奥斯维辛并不是专门用于杀害犹太人的灭绝营——尽管它后来成为奥斯维辛的主题。它的结构和设施一直在变,而这些变化与德国人在各个战场上的战况密切相关。”里斯写道,奥斯维辛还是集中营指挥官霍斯等纳粹官员的奋斗史,也是一岁德国女孩一天起床,突然发现自己被扔进奥斯维辛的故事,“奥斯维辛,通过其毁灭性的动态发展,成为纳粹国家核心价值观的有形体现”/P>有着良好教养0世纪的德国人,为何犯下这样的罪行/P>里斯说,在他寻找答案的过程中,历史的两次偶然帮了大忙。第一,那些曾是纳粹分子的受访者,到了衰老死亡的人生阶段,即使公开表达也不会有什么损失。第二个机缘在于,这项研究恰巧赶上了柏林墙倒塌和东欧剧变。“突然之间,我们能接触到的不仅有调研所需的档ȥɹ콱̨λڵġһ硱Խ죬ʾϣһָԲľš法国作家希尔万·泰松在地图上查找着那些被遗忘的“黑色道路”。他用了几个月的时间,徒步走完了位于法国梅康图尔和诺曼底之间的乡村公路,向我们讲述了自己对这里的人、村?nbsp;、风景的热爱。在他看来,这些都是法国永恒的瑰宝?/P>[行者档案]希尔万·泰松(SylvainTesson),生于1972年,法国作家、记者、旅行家,已出版十多部游记010年,他在贝加尔湖畔住个月,其间所写的日记结集成《在西伯利亚森林中》一书,一举售?4万册,被译成十种语言,获得散文类美第奇文学奖,该书中文版015月出版?/FONT>希尔万·泰松将此次的法国乡村之旅写成了另外一本书《走在黑色道路上》,即将在法国出版/FONT>抓紧时间,去乡野接受一次“重塑?/STRONG>如今的政治家是多么缺少想象力啊!如果他们像当年的密特朗总统那样,在梭鲁特(Solutré)来一次徒步之旅,那么他们在民众中的支持率肯定会飙升,说不定能让他们起死回生,重新获得威望。相比于那些为了昂贵的物价而大呼小叫的政客,法国人更喜欢那些深入到群众中的政治家。还有什么方法能比深入基层、领略不同的风景、对法国社会洞察秋毫更好的呢?国王路易十一就曾用这种路访的方式来了解法国,他微服出巡,呼吸着乡野的新鲜空气。但是他的后继者们并没有沿用这一方式?/P>当我踏上这条从梅康图尔到科唐坦的道路时,并没有任何其他的目标。当时我遭遇了一次坠落事故,刚从医院里出来,身体不好,呼吸短促,头脑昏沉,我需要重新获得力量。医生把我救活了,现在他们建议我接受一次“重塑”。与其去疗养院修养身心,我觉得不如从梅康图尔到科唐坦进行一次徒步之旅。正好那时政府公布了一份报告,说这片地区“充满了浓郁的乡野气息”,时任法国总理的让-马克·艾罗(Jean-MarcAyrault)着重推荐了这个地区。当地有四十余个充满浓郁乡村风情的盆地,所谓的“乡野气息”,指的是没有太多水泥路、互联网不发达、远离行政机构的地区。对我来说,这就是天堂的定义!在这一隅,我们可以躲避繁华社会的纷扰。要想感受原始旷野的风貌,必须要抓紧时间/P>行走在黑色道路上我有自己的旅行目标,而政府的这份报告替我规划好了版图。我准备走一些偏僻的人迹罕至之路,也就是我所说的“黑色道路”。这些道路不是已经设有路标的、专供远足的道路,也不是狭窄的沥青公路,而是乡村小路、林间小道和被人遗忘的道路。如果不想被打扰的话,这是一个完美的道路网。因为很少有人光顾,所以这些道路荆棘丛生,在路上还会遇到癞蛤蟆、母鹿,以及一些讲着古老故事的奇奇怪怪的人,他们的人生智慧并不是在一个开放的世界中获得的,而是取自于这些隐秘的土地。他们不了解特朗普是谁,却熟悉每一棵树、每一头牲畜的状况。谁才是真正的博学之士呢?是那些了解远东问题的人,还是熟悉这片旷野的人?8月,我从法国和意大利边境出发。一开始,我每天走得并不多,也不是按直线行走。经过了3个月的行程,最终抵达了科唐坦半岛——在这里,要么必须停下脚步,要么必须跳进水里。这就是自然边界的优点:它为我们划定了界限,抑制了我们过度的热情,防止我们过于放纵自己的欲望。有些人想要打破边界,但是他们不懂得大自然的法则?/P>我花了几个星期的时间来采摘桑葚,随后我发现,黑色道路并不局限在地图上,它们不仅是那些被矮墙勾勒出的路线,它们延伸到了我们国家的每一个角落。踏上这些道路,我们的生命也随之延长,随之绽放,摆脱了世界上的任何束缚。你想自由地生活吗?那么关上飞机上的舷窗,从第一个逃生通道逃走,随后一切都自然而然地发生了nbsp;方式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要主宰自己的世界,不受外界干扰。因此,我们拒绝去适应意大利哲学家吉奥乔·阿甘本所称的“装置”,这些由数字革命带来的科技把我们困于牢笼之中,让我们成为政治势力和丑陋的广告的奴隶。“要保健!”这些“装置”叫嚣着,“要长寿!打开你的移动装置!快去欣赏!抬起你的拇指!把声音关小点!”我们就是这样一边安慰着自己,一边匆匆生活的。黑色的道路,这既是精神的道路,也是旷野的道路,是孤独之路,也是自然之路,它们为我们提供了一种逃离这个现实世界的可能性。在徒步的过程中,我感受到了更多心灵上的逃遁。之前发生的那场坠落事故曾让我陷入昏迷,之后长期的住院治疗让我丧失了生命的活力,而徒步让我重获体力,它在我的血液、骨骼和每一个细胞中注入了元气。这条黑色道路为我输入了营养,我放下一切电子装置,在石子路上行走了30公里后,仿佛又重新抓住了自己的生命?/P>一片让人郁郁寡欢的土地\n在徒步的这三个月里,我眼前反复出现各种法国乡村艺术家的面庞,比如《山丘时代》的作者、地理学家皮埃尔·乔治,比如普罗旺斯的吟游诗人吉奥诺(Giono),以及卢瓦尔河谷的诗人和诺曼底的画家。在路上,目之所及,时而是一片农田,时而是洒满阳光的山坡,时而是宛如童话的山谷;有时会遇到山泉,会听到晚钟,会看到啃食青草的羊群……总而言之,这是一个画展。“这个国家有一种展示雄伟与壮观的本能,”曾787790年间游历法国的英国农学家亚瑟·杨一次次在他的回忆录里这样说,无论他走到哪里,都为“这个国家的美丽”而沉醉?/P>但是突然,这片秀美的风光出现了一个“坏疽”。山丘下出现了一个商业开发区,厂房和楼群开始涌现,这片地区既不属于城市,也不属于乡村。贝尔纳·马里斯把版图上的这些污点称为“地理虚无”。我们为什么要让这些东西蔓延?为什么要让我们的国家遍布高速公路?即使是一个个体,在四十年的时间里也不可能变得如此丑陋?/P>人类是土地毁容的罪魁祸首,从法国第五共和国开始,这场浩浩荡荡的毁容运动便开始了,“二战”后的乡村工业化、都市化以及生活方式的瓦解是元凶。在法国总统吉斯卡尔·德斯坦的七年任期内,独门独户的居住片区迅速增长,而在密特朗任职时期,随着越来越多的工厂从巴黎向外省迁移,出现了大批的超大型超市,环形高速公路和省级公路连接着居民区和大型商业中心。那时,如果住在法国城郊,那么一天的大部分时间是在车上度过的。互联网终结了蜕变,随着它的出现,居民区中出现了一种空荡诡秘的气氛。小镇的镇长说他们的村镇“受到监视器的监控”,并且安装了一些“警报装置”,但是我们不需要这些警报装置,我们需要的是其乐融融的邻里关系。每当想到这些逝去的乐趣,总会心生遗憾?/P>每次绕过一个弯路,或者走下一个斜坡,我总会遇到一些农民,有些人会热情地邀请我喝一杯,另一些人则会斜着眼睛看我;一些人会滔滔不绝地讲述他们的不幸,另一些人则连个招呼也不打。我希望可以见到一些土生土长的当地人,像亨利·德·帕兹斯一样跟我聊聊农业。亨利是绿色生产的先行者,写了一本非常好看的书,叫作《土地的一隅》,对他来说,农民就像诗人。无论农民还是诗人,他们都在绽放自己的果实:或是一棵芜菁,或是一首十二音节诗,他们在无形的劳动中收获了果实/P>我很少遇到既是诗人、又是农民的人,现如今,比起高谈阔论,传统的农业种植者更喜欢全神贯注地耕种自己的土地。他们如今采用的是统一的、大规模的开采方法,因此给我们留下了这样一片让人郁郁寡欢的土地。篱笆、灌木丛、沼泽、河堤都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收益率高的、点缀着车库和肥料堆的大草原。如今,农场开始走下坡路,昔日的繁荣不再,这些种植者很辛苦,每天都要到晚上才开着拖拉机回到农场。在这个时代,人们总是一遍遍地说,要想致富,首先应该贷款。生活总是艰辛的/P>看到这样的生活,总会有些感伤。为了摆脱这种情绪,我继续向上攀爬,想要看一看空无人烟的乡野。在高原的山谷里有一些废墟,一眨眼工夫,农民便抛弃了这些高地。工业革命?914年由于内战造成的人口损失,以及1950年代的农村人口的减少,使这里变成了空旷的、永恒的哨卡,人迹罕至,狼、蝾螈和蝰蛇遍布于此?/P>在路上会遇到一些讲着古老故事的奇奇怪怪的人,他们的人生智慧并不是在一个开放的世界中获得的,而是取自于这些隐秘的土地。他们不了解特朗普是谁,却熟悉每一棵树、每一头牲畜的状况。谁才是真正的博学之士呢?是那些了解远东问题的人,还是熟悉这片旷野的人?\n黑色的道路,这既是精神的道路,也是旷野的道路,是孤独之路,也是自然之路,它们为我们提供了一种逃离这个现实世界的可能性。这条黑色道路为我输入了营养,我放下一切电子装置,在石子路上行走了30公里后,仿佛又重新抓住了自己的生命?/P>观念要深深地根植于一片土地,一片被阳光哺育、被一代代人们耕种的土地。我在黑色道路上遇到了形形色色的人,他们向我讲述了他们的乡野、他们的习俗、他们的风景、他们的食物、他们喜欢的酒、他们饲养的牲畜、他们耕种的土地、他们繁衍生息了几个世纪的、被他们亲切地称为“我们的家园”的地方/P>SourcePh"style="display:none">法国作家希尔万·泰松在地图上查找着那些被遗忘的“黑色道路”。他用了几个月的时间,徒步走完了位于法国梅康图尔和诺曼底之间的乡村公路,向我们讲述了自己对这里的人、村?nbsp;、风景的热爱。在他看来,这些都是法国永恒的瑰宝?/P>[行者档案]希尔万·泰松(SylvainTesson),生于1972年,法国作家、记者、旅行家,已出版十多部游记010年,他在贝加尔湖畔住个月,其间所写的日记结集成《在西伯利亚森林中》一书,一举售?4万册,被译成十种语言,获得散文类美第奇文学奖,该书中文版015月出版?/FONT>希尔万·泰松将此次的法国乡村之旅写成了另外一本书《走在黑色道路上》,即将在法国出版/FONT>抓紧时间,去乡野接受一次“重塑?/STRONG>如今的政治家是多么缺少想象力啊!如果他们像当年的密特朗总统那样,在梭鲁特(Solutré)来一次徒步之旅,那么他们在民众中的支持率肯定会飙升,说不定能让他们起死回生,重新获得威望。相比于那些为了昂贵的物价而大呼小叫的政客,法国人更喜欢那些深入到群众中的政治家。还有什么方法能比深入基层、领略不同的风景、对法国社会洞察秋毫更好的呢?国王路易十一就曾用这种路访的方式来了解法国,他微服出巡,呼吸着乡野的新鲜空气。但是他的后继者们并没有沿用这一方式?/P>当我踏上这条从梅康图尔到科唐坦的道路时,并没有任何其他的目标。当时我遭遇了一次坠落事故,刚从医院里出来,身体不好,呼吸短促,头脑昏沉,我需要重新获得力量。医生把我救活了,现在他们建议我接受一次“重塑”。与其去疗养院修养身心,我觉得不如从梅康图尔到科唐坦进行一次徒步之旅。正好那时政府公布了一份报告,说这片地区“充满了浓郁的乡野气息”,时任法国总理的让-马克·艾罗(Jean-MarcAyrault)着重推荐了这个地区。当地有四十余个充满浓郁乡村风情的盆地,所谓的“乡野气息”,指的是没有太多水泥路、互联网不发达、远离行政机构的地区。对我来说,这就是天堂的定义!在这一隅,我们可以躲避繁华社会的纷扰。要想感受原始旷野的风貌,必须要抓紧时间/P>行走在黑色道路上我有自己的旅行目标,而政府的这份报告替我规划好了版图。我准备走一些偏僻的人迹罕至之路,也就是我所说的“黑色道路”。这些道路不是已经设有路标的、专供远足的道路,也不是狭窄的沥青公路,而是乡村小路、林间小道和被人遗忘的道路。如果不想被打扰的话,这是一个完美的道路网。因为很少有人光顾,所以这些道路荆棘丛生,在路上还会遇到癞蛤蟆、母鹿,以及一些讲着古老故事的奇奇怪怪的人,他们的人生智慧并不是在一个开放的世界中获得的,而是取自于这些隐秘的土地。他们不了解特朗普是谁,却熟悉每一棵树、每一头牲畜的状况。谁才是真正的博学之士呢?是那些了解远东问题的人,还是熟悉这片旷野的人?8月,我从法国和意大利边境出发。一开始,我每天走得并不多,也不是按直线行走。经过了3个月的行程,最终抵达了科唐坦半岛——在这里,要么必须停下脚步,要么必须跳进水里。这就是自然边界的优点:它为我们划定了界限,抑制了我们过度的热情,防止我们过于放纵自己的欲望。有些人想要打破边界,但是他们不懂得大自然的法则?/P>我花了几个星期的时间来采摘桑葚,随后我发现,黑色道路并不局限在地图上,它们不仅是那些被矮墙勾勒出的路线,它们延伸到了我们国家的每一个角落。踏上这些道路,我们的生命也随之延长,随之绽放,摆脱了世界上的任何束缚。你想自由地生活吗?那么关上飞机上的舷窗,从第一个逃生通道逃走,随后一切都自然而然地发生了nbsp;方式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要主宰自己的世界,不受外界干扰。因此,我们拒绝去适应意大利哲学家吉奥乔·阿甘本所称的“装置”,这些由数字革命带来的科技把我们困于牢笼之中,让我们成为政治势力和丑陋的广告的奴隶。“要保健!”这些“装置”叫嚣着,“要长寿!打开你的移动装置!快去欣赏!抬起你的拇指!把声音关小点!”我们就是这样一边安慰着自己,一边匆匆生活的。黑色的道路,这既是精神的道路,也是旷野的道路,是孤独之路,也是自然之路,它们为我们提供了一种逃离这个现实世界的可能性。在徒步的过程中,我感受到了更多心灵上的逃遁。之前发生的那场坠落事故曾让我陷入昏迷,之后长期的住院治疗让我丧失了生命的活力,而徒步让我重获体力,它在我的血液、骨骼和每一个细胞中注入了元气。这条黑色道路为我输入了营养,我放下一切电子装置,在石子路上行走了30公里后,仿佛又重新抓住了自己的生命?/P>一片让人郁郁寡欢的土地\n在徒步的这三个月里,我眼前反复出现各种法国乡村艺术家的面庞,比如《山丘时代》的作者、地理学家皮埃尔·乔治,比如普罗旺斯的吟游诗人吉奥诺(Giono),以及卢瓦尔河谷的诗人和诺曼底的画家。在路上,目之所及,时而是一片农田,时而是洒满阳光的山坡,时而是宛如童话的山谷;有时会遇到山泉,会听到晚钟,会看到啃食青草的羊群……总而言之,这是一个画展。“这个国家有一种展示雄伟与壮观的本能,”曾787790年间游历法国的英国农学家亚瑟·杨一次次在他的回忆录里这样说,无论他走到哪里,都为“这个国家的美丽”而沉醉?/P>但是突然,这片秀美的风光出现了一个“坏疽”。山丘下出现了一个商业开发区,厂房和楼群开始涌现,这片地区既不属于城市,也不属于乡村。贝尔纳·马里斯把版图上的这些污点称为“地理虚无”。我们为什么要让这些东西蔓延?为什么要让我们的国家遍布高速公路?即使是一个个体,在四十年的时间里也不可能变得如此丑陋?/P>人类是土地毁容的罪魁祸首,从法国第五共和国开始,这场浩浩荡荡的毁容运动便开始了,“二战”后的乡村工业化、都市化以及生活方式的瓦解是元凶。在法国总统吉斯卡尔·德斯坦的七年任期内,独门独户的居住片区迅速增长,而在密特朗任职时期,随着越来越多的工厂从巴黎向外省迁移,出现了大批的超大型超市,环形高速公路和省级公路连接着居民区和大型商业中心。那时,如果住在法国城郊,那么一天的大部分时间是在车上度过的。互联网终结了蜕变,随着它的出现,居民区中出现了一种空荡诡秘的气氛。小镇的镇长说他们的村镇“受到监视器的监控”,并且安装了一些“警报装置”,但是我们不需要这些警报装置,我们需要的是其乐融融的邻里关系。每当想到这些逝去的乐趣,总会心生遗憾?/P>每次绕过一个弯路,或者走下一个斜坡,我总会遇到一些农民,有些人会热情地邀请我喝一杯,另一些人则会斜着眼睛看我;一些人会滔滔不绝地讲述他们的不幸,另一些人则连个招呼也不打。我希望可以见到一些土生土长的当地人,像亨利·德·帕兹斯一样跟我聊聊农业。亨利是绿色生产的先行者,写了一本非常好看的书,叫作《土地的一隅》,对他来说,农民就像诗人。无论农民还是诗人,他们都在绽放自己的果实:或是一棵芜菁,或是一首十二音节诗,他们在无形的劳动中收获了果实/P>我很少遇到既是诗人、又是农民的人,现如今,比起高谈阔论,传统的农业种植者更喜欢全神贯注地耕种自己的土地。他们如今采用的是统一的、大规模的开采方法,因此给我们留下了这样一片让人郁郁寡欢的土地。篱笆、灌木丛、沼泽、河堤都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收益率高的、点缀着车库和肥料堆的大草原。如今,农场开始走下坡路,昔日的繁荣不再,这些种植者很辛苦,每天都要到晚上才开着拖拉机回到农场。在这个时代,人们总是一遍遍地说,要想致富,首先应该贷款。生活总是艰辛的/P>看到这样的生活,总会有些感伤。为了摆脱这种情绪,我继续向上攀爬,想要看一看空无人烟的乡野。在高原的山谷里有一些废墟,一眨眼工夫,农民便抛弃了这些高地。工业革命?914年由于内战造成的人口损失,以及1950年代的农村人口的减少,使这里变成了空旷的、永恒的哨卡,人迹罕至,狼、蝾螈和蝰蛇遍布于此?/P>在路上会遇到一些讲着古老故事的奇奇怪怪的人,他们的人生智慧并不是在一个开放的世界中获得的,而是取自于这些隐秘的土地。他们不了解特朗普是谁,却熟悉每一棵树、每一头牲畜的状况。谁才是真正的博学之士呢?是那些了解远东问题的人,还是熟悉这片旷野的人?\n黑色的道路,这既是精神的道路,也是旷野的道路,是孤独之路,也是自然之路,它们为我们提供了一种逃离这个现实世界的可能性。这条黑色道路为我输入了营养,我放下一切电子装置,在石子路上行走了30公里后,仿佛又重新抓住了自己的生命?/P>观念要深深地根植于一片土地,一片被阳光哺育、被一代代人们耕种的土地。我在黑色道路上遇到了形形色色的人,他们向我讲述了他们的乡野、他们的习俗、他们的风景、他们的食物、他们喜欢的酒、他们饲养的牲畜、他们耕种的土地、他们繁衍生息了几个世纪的、被他们亲切地称为“我们的家园”的地方/P>SourcePh"style="display:none">

ԣԼΪʦÿֻǧԪнˮֿ϶ΪǮΪǮȾӦԴʩ¿Ⱦءԭ⣺ȫдΥصβͳȥ꣬ΥΪȫ깲鴦Υ泵10071𣬹454.3ԪȺԶִ̲Ӷù˻Ǿ

Ķ

̥ͨھ ڵ5غ϶2017-12-16
ƻѾڿiPhone 8Ӳ 꽫Ȼһ2017-12-16
ֻ֮գϴƳӰ ֹ˾ã2017-12-16
ө˳쵵ռٵ2017-12-16
սǻ׷ ˧2017-12-15
:½ʵȥ ں2017-12-15
ŵ¹ɷֹ飺﮵ҵδ ո2017-12-15
гѹʱ޼ټ ·ʱϵ߷2017-12-14
лȥ ǰIPOƶ2017-12-14
йǼڻҪ ɼҲܳ?2017-12-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