ġȫĿݼ˴ֲ_Ħܴ

21ƾ2017-12-13 2:1:38
Ķ919

Ħֵ¼,有国际旅行经历的人可能都会注意到中国与外国的差异,如果你去过美国和欧洲国家,可能会感叹那里的人民生活富足,有足够的物质基础去从事艺术和公益,当地政府通常也较为廉洁透明,公民社会活跃而高效;如果你去的是非洲或拉美的贫穷国家,可能会庆幸中国经济腾飞给人民带来的福利,有效市场和有为政府是多么重要?/p>但是,固有的无来由的成见很容易蒙蔽人们对现实世界和自身定位的认识,比如,拉美很多国家的人均收入水平比我们高出很多,甚至希腊这样我们眼中的“失败国家”都较中国经济水平为高,人民也更富裕。可透过媒体报道,很多人容易产生一种印象,即中国富豪买遍全球,中国品牌打包天下,有的人可能还会想象中国要当世界领袖,这其实是一种误解?/p>去年8月《金融时报》长阅读有一篇题为《重绘世界地图》的文章。作者认为达0万亿美元投资规模的“新兴市场”已经成为世界经济十分重要的组成部分,且在总债务、GDP占全球份额、外汇储备等领域,新兴市场做得比发达国家更为出色。因而,作者提出应重绘世界经济地图,像十六世纪意大利教士绘制世界地图并把中国放在中心那样,今天的世界地图也应该强调新兴经济体的重要性?/p>可能这种想法最受欢迎的地方就是中国。作者也提到中国经济最难归类,原因在于这个购买力平价意义上的世界第一大经济体有着畸低的人均GDP水平。中国有仅次于美国的世界第二大股市,市?万亿美元之巨;其价?.5万亿美元的国内债券市场更是仅次于美国和日本,位居全球第三。但这并不能用以论证摩根士丹利国际资本指数(JP Morgan MSCI EM指数)第三次拒绝纳入中国A股是错误的决定,毕竟没人能否认这个股市仍然存在这样那样的问题。中国与发达国家在人均收入和人类发展指数上均有较大差距。这种差距在中国公众的认知中并没有引起足够的重视,甚至在决策者的外交与内政政策制定中也没有得到充分的体现?/p>中国人对富裕和安定生活的追求与其他国家的人民别无二致,但我们对排名的重视往往鼓励了好大喜功的倨傲心态。中国到底有没有全球经济强国的实力并主导国际事务呢?目前来讲和发达国家相比,应该还有一些差距。对于国内热血沸腾的一部分民众而言,这可能是一盆冷水,但对广大追求经济和政治权利而不得的中产阶级而言,这或许是一个共同的心声/p>除了人均GDP水平,还可以观察微观层面上人民生活水平的差距。以现代社会的代步工具汽车为例,早在2009年,美国的人均汽车占有量就达到每千人2670辆,这意味着很多家庭拥有不止一辆汽车;而中?014年的数据仅为每千14辆,位列全球191个受调查的国家和地区中的9位。一个更有“温度”的指标可能是老爷车、古董汽车,3.2亿人口的美国有约500万辆古董汽车,其中约58%为婴儿潮一代所拥有。而他们在中国的同龄人则是饱经风霜、贫富差距极大的一代。现在,古董车市场已经极具规模,甚至有专业的中介为这个市场服务。类似的市场也广泛存在于欧洲各国,而这一需要“有钱有闲”的收藏品显然离中国老百姓还太遥远?/p>前段时间,我和来自世0个国家的社会企业家和青年领袖在美国考察,在密歇根州的卡拉马祖小城停留,参观了附近的吉尔默汽车博物馆。这家博物馆的主人唐纳德·吉尔默是美国最大的神经类药品公司法玛西亚普强制药公司的拥有者,也是瓦特·迪斯尼的好友。上世纪60年代退休后,他的夫人给他买了一辆古董车打发时间,而他一下子痴迷起来,广泛搜罗,最终建成了这座美国中西部地区首屈一指的汽车博物馆?/p>我们去参观的时候恰逢一年一度的古董车交易展在这个博物馆举行,来自中西部五六个州的古董车主齐聚在占地5亩的农场上。浓郁的汽车文化、细致的汽车发展史展示、丰富而保存状态完好的各品牌各阶段汽车,以及人们对密歇根州汽车文化的热爱,都让我感慨类似的场景要出现在中国恐怕还需不少时日。我们尽可以不屑地认为汽车不过是一个代步工具,但汽车工业所代表的科技水平、资源投入、市场发达程度甚至立法能力都是一个国家硬实力的体现。举个更极端点的例子,在人口只有7万人的卡拉马祖小城有150多家啤酒作坊和品牌,甚至有一个两层红砖楼房的“卡拉马祖啤酒交易所”,与股票交易所一样,各个品牌的啤酒在这里挂牌交易,其市场之广泛与完备让人感叹?/p>再举一个日常生活的例子,我们去了市中心附近的农夫市场,与我熟悉的农村集市或者城市里的菜市场、生鲜市场不同,更不同于我去过的伊斯坦布尔的大巴扎、开罗的闹市区杂货市场,这个小而全的农夫市场里满是体面的摊主,站在铺着干净台布的摊位后面,友好地与每个走过的人打招呼。英语中有个专门的词来指代他们,叫绅士农民。他们背后并没有破烂肮脏的板车或者面包车,而是无一例外的小型厢式货车或者皮卡。而且他们手里端着咖啡,就像我们的菜摊老板端着热腾腾的豆浆油条一样自然。二者之间的差别却远不止于此,更有收入水平、生活质量、教育水平、文明程度上的巨大差异/p>这样的生活对于中国一线城市的居民而言或者还是可以实现的,但对于同等居民收入水平的二、三、四线城市居民而言,恐怕还需要漫长的追赶,更不要提中?8%的农村居民群体了/p>根据现在世界上比较主流的几个评价标准,即联合国人类发展指数,经济合作组织(OECD)国家净收入水平,盖洛普中等收入和人均收入水平,以及世界银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高收入OECD国家名单和巴黎俱乐部国家名单等,中国离这些标准还有距离。认识到发展差距是减小甚至弥平这种差距的第一步,过去四十年中国的经济发展举世瞩目,但实实在在的差距依然可以刺激我们跑得更快,而这,有利于中国经济的未来/p>SourcePh"style="display:none">201111£ýȨʽȷΪӵ֪ʶȨļ΢Ӱʱ2016ƷսҵӰͶʡӰ缯IPҵ񣬴⣬Ӵ˶ԹƬķ֧ȣݳµķֲҲһ˷ƽ̨Ķλ221գƽгܾԭܺ˽ӪҵЭᱨؾ档

ڣ侲˵ǡɳ·ϵĴۡ߱೤ձӰ2008人2008꣬ε50Ĵ󺵣ڽߣҿһֻǰᣬǰҰȺѾ1000ͷˡ案,还有人。”他说,这部书没有孤证,每一个说出来的字,都出自两处以上的历史记录,包括苏联解体后的解密档案和亲历者访谈/P>《这是不是个人》:亲历的见?/STRONG>人民文学出版社,2016月出版?/P>这部书是意大利作家莱维第一部回忆奥斯维辛经历的作品?947年出版,在世界上译成40多种语言,畅销?0年。法国《世界报》将其列nbsp;“二十世纪一百本书”之中/P>“幸亏我944年才被送到奥斯维辛集中营。”莱维说,那一年,德国政府缺少劳动力,暂停随意处死囚犯,让一些本要加以灭绝的囚犯,有了活下来的机会/P>对于编号174517的集中营囚犯莱维来说,地狱就在奥斯维辛。他记录了集中营对欧洲犹太人肉体和精神双重的残暴迫害,描述了法西斯暴政的本质——法西斯用平庸、仪式化和冷漠的暴力,完全抹杀“另一群人”的尊严和意志,让其仅剩下一副勉力求生的躯壳?/P>书中有这样一群处于“灰色地带”的人:他们本来也是囚犯,但为了活久一点,为了自己碗里能多一块土豆,就讨好敌人,与纳粹合作,当上了残暴的工头,把同胞送进焚尸炉。于是,莱维在书中写道:“纳粹你胜利了,你真的胜利了”,这是因为奥斯维辛把人转化了,受害者吸纳了施暴者的逻辑,人不再是人,人没有了人性/P>莱维的经历,逼着他从化学家变成作家。他必须得说出来,否则无人知晓真相,历史还会重演。如果个人不对历史负责,“我还是个人吗??/P>在这部书的序言中,他写道,当某些教条成为一种推理的重要前提时,其连锁反应的极端,就是死亡集中营。它是一种世界观的产物,是必然产生的后果。只要这种世界观存在,就会严重地威胁我们?/P>莱维提到,他感到一种更大的羞耻,正因人类发明了奥斯维辛,每个人的生存都是有愧的;但这并不能让我们取消正义和邪恶的界限。我们仍要保留拒绝认同邪恶的最后的权力,肩负起对人性、对他人无限的责任?/P>《艾希曼在耶路撒冷》:深刻的见解  本书由译林出版社20160月出版?/P>很多人都知道这部书,也知道这部书的作者汉娜·阿伦特,以及她提出的平庸之恶。这部书迟到了半个多世纪,才于阿伦特诞辰110周年之际,有了中文译本?/P>当年,阿伦特在耶路撒冷审判现场发现,纳粹党卫军高官艾希曼身上有一种平庸性,让人无法从这个人身上找到任何残忍和恶魔般的东西。令人不安的原因恰恰在于:有如此多的人跟他一样,既不心理变态,也不暴虐成性。他们为了获得晋升而努力工作,服从组织,忠于职守,除此之外,根本没有任何动机杀人/P>于是,阿伦特提出了“平庸之恶”:恶的化身未必是狂暴的恶魔,也有可能是平凡、敬业、忠诚的小公务员。她让这世界大吃一惊,看到了大众的病态之源:根本不动脑子,像机器一般顺从、麻木和不负责任?/P>“平庸之恶”是指极权主义下或者现代官僚体制中的个体失去了反思的能力,即判断善恶是非的能力,变成了官僚行政体系中一只被驱动的齿轮。艾希曼的邪恶,不在于他犯下了怎样的滔天罪行,而在于他心甘情愿地参与了极权统治将人变为多余的“伟大事业”?/P>中国人民大学一位研究阿伦特的学者指出了阿伦特的独特之处。首先,她注重概念的区分。概念的混用与强权相结合,就会指鹿为马,颠倒黑白,给人类带来极大灾难。其次,她注重对人们生活中新现象的辨析。比如说人们从暴政的意义上去看待纳粹,便没有抓住问题的要害,而阿伦特用了“极权主义”来描述二十世纪出现的新政体——纳粹政体以及与之相类、有着相同本质、旨在确立意识形态统治的政体/P>阿伦特告诉我们,在极权社会里,决定一个人命运的,不是他违反了哪条人为法,而是说他生得不对,他生下来就是犹太人,由此就必须被消灭,这就是极权主义的恐怖所在。这里有一种外在于人的力量支配一切?/P>她还看到了现代人的无思想性——丧失判断善恶是非的能力——是一种很可悲同时又是一种很可怕的症状。如何根治这种“现代病”成为阿伦特晚年回归哲学思辨的重要问题。她把人的精神生活分为思维、意志、判断三个部分,认为“无思想”不是说人没有一般的思维能力,而是指没有判断是非善恶的判断能力?/P>因此,她认为提高人的判断力是相当重要的事情。她想写的最后一部书名为《判断》?975年她去世时,人们发现,她的打字机里还放着一页纸,上面打着《判断》这部书的题目和导言?/P>SourcePh"style="display:none">玉食的皇子皇孙最后悔的事情就是此生为何要投胎帝王之家/P>胡亥有个哥哥叫嬴高,是诸位弟兄里最后被处死的。在等待处决的日子里,他曾想到过逃亡,但嬴高是一位负责的父亲和丈夫,他害怕自己逃出地狱,到时胡亥会生气地砍他的家人。百般无奈之下,嬴高想出了古往今来最令人瞠目的一招:他向胡亥上书,说是父皇在世的时候,对他恩重如山,现在他老人家不幸去世,当儿子的也不想独活世上,打算自尽后为父皇殉葬,请求皇上批准为荷?/P>在秦始皇0余个子女中,只有嬴高耍了个小小的花招,才换来了体面的死。在赵高和胡亥大挥屠刀的时候,首相李斯在历史上竟然没有一个字儿的记载。但面对风起云涌的农民起义,李斯却不能不管。不过,他数次上奏,胡亥却不理不睬,身为帝国首相,他竟然连见到皇帝的机会也很少了/P>此前,赵高语重心长地告诉胡亥:“陛下你要显示自己的尊贵,就一定要深居简出,不必天天按时上朝搞坐班制,您还很年轻,万一不慎在大臣面前说错了话,那岂不被他们小看了?要依我说,陛下您还是在宫里幸福地歇着吧,至于治理国家这种鸡毛蒜皮的小事情,由我和其他几位熟悉法令的大臣处理就是了,遇到了重大事情,我们再向您请示吧。/P>得到了胡亥的认可,大秦帝国“鸡毛蒜皮”的国事当然都由赵高来处理,虽然他的职务其实还不高,但论实权,首相李斯也无法望其项背了。更怪的是,自从赵高执权以后,这个国家似乎就从没发生过一件大事——包括陈胜吴广起义,包括项羽大破秦国正规的中央军团/P>比起赵高,李斯要算有道德感和责任感的官员,皇上沉溺深宫,纵情声色犬马,国事日非,他这个帝国首相不能不站出来说话。可胡亥却责问他:“过去,你的老同学韩非子说过,古代的君主都十分勤劳辛苦,可我要问,难道做君主管理天下就是为了受苦受累吗?这不过是他们无能才造成的。圣明的君主治理天下,就是像我这样,要让天下适应自己,如果连自己都不能满足,又如何能使天下满足呢?我就想随心所欲,而且还要永远统治天下,你李斯有什么办法呢?/P>“如果没有赵君,我几乎被丞相出卖了?/STRONG>沙丘之谋,赵高成功地将李斯拉到了自己的战车上,因此他们算是一根绳上的两只蚂蚱。但在顺利地使胡亥继位并干掉了威胁分子扶苏和蒙恬后,这一根绳上的两只蚂蚱也该解体了。赵高如何能容忍地位在他之上的李斯继续存在呢?/P>赵高等到胡亥和宫女们玩得胡天胡地正在兴头上的时候,派人去告诉李斯,现在陛下正闲着没事,你快去进谏吧。李斯不知是计,满怀救民救国的激情跑去进谏——难道世界上还有打断一个昏君淫乐更令他生气的吗?如此者三,胡亥怒火冲天,朝赵高发脾气说:“我空闲的时候李斯不来,偏偏每次都选在我刚刚玩得入港的紧要关头,跑来进什么鸟谏,这家伙是不是看我年轻,就三番五次地戏耍我?看不起我??/P>一旁的赵高徐徐说道:“陛下,您可要当心呀!沙丘那件事情,李斯参与了策划,后来却没有加官进爵,他肯定是想要裂土封王才满意。/P>稍有心眼儿的人都能看出,赵高的话乃一派胡言:首相已是当今最大的官了,再往哪里升呢?至于裂土封王,李斯是坚决反对分封制的。胡亥可不这么想,因为他的脑袋已经长在赵高身上/P>赵高继续添油加醋:“李斯位高权重,亲信遍布朝野,我实在是替陛下的处境感到担忧呀。/P>胡亥从来就没有主见,除了在玩女人和大吃大喝上。赵高的小报告让胡亥惊出一身冷汗,现在他唯一要做的事,就是迅速将乱臣李斯下狱/P>李斯下到狱中,悲愤可想而知。不过,他仍然对胡亥心存幻想,认为这一切不过是赵高的诡计,一旦陛下幡然醒悟,就会将他从狱中放出去,官复原职——这种冤臣屈子对陛下莫名其妙的幻想,在几千年的中国历史上一演再演,虽然这种幻想几乎没有一个真正地实现?/P>李斯在狱中给胡亥写了一道奏章。奏章里,李斯正话反说,为自己列了七大罪状,诸如为秦国开疆拓土,辅佐始皇剪灭六国,修建驰道,制订度量衡,等等。实则是以七大罪之名提醒胡亥,俺老李可是一个大功臣啦,你不能亏待了俺!\n这封沉重的竹简并没有交到胡亥手里,赵高岂容李斯向胡亥辩解?不能。赵高说了:“罪犯哪里有上书的权利?”估计这封饱含李斯希望和委屈的竹简被赵高用来生炉子了。不过,话又说回来,即使胡亥看到这封竹简,恐怕也是无动于衷,会随手交给赵高处理。你想想,你一个前朝大臣,在另一朝天子那里去臭表功,不是自找不自在吗/P>在最后的岁月里,李斯遭受了无以计数的酷刑,“榜掠千余”,折磨得无复人形。自古到今,刑讯逼供都是百试百验的好办法,在严刑拷打之下,还有什么样的口供审不出来呢?只怕到了生不如死的地步,受刑者最大的幸福就是按照审讯者的要求自证其罪,早点结束这人间地狱的可怕遭遇?/P>李斯吃打不过,“榜掠千余”就是用木板打了一千多下,即使挺住了这一千多下,接下来则将是两千三千,直到打得李斯的精神彻底崩溃为止。他终于招认了赵高强加于自己身上的罪名——此时他一定看到了自己一生的荒诞;最令人哭笑不得的是,当胡亥见到对李斯的审讯记录后,心有余悸又万分庆幸地说:“如果没有赵君,我几乎被丞相出卖/P>秦二世二年七月,李斯在“具五刑”之后腰斩于咸阳。所谓“具五刑”,就是在处死之前先处以五种酷刑,对一个即将走上断头路的人不辞麻烦地“具五刑”,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仅仅让他的肉体从这个世界上消失还不能让他的敌人满意,必须加大他在临死前的肉身痛苦。这五刑包括:墨、劓、非、宫、大辟?/P>五刑的内容分别是:墨,在脸上刻字;劓,割掉鼻子;非,砍断双足;宫,斩去生殖器;大辟,砍头。也就是说,李斯最终受到的处理是:在严刑拷打了一千余大板后,脸上被侮辱性地刻上了字,割掉了鼻子——这使他的一张老脸显得很宽阔;再砍断双足,看上去李斯已经不是严格意义上的人形了;再去掉他曾经“性福”的小弟弟;再将李斯的半截奄奄一息的身体放在木砧上,刽子手用斧头将他从腰部斩为两断;这时的李斯就应该断气了,但他应该受到的处罚还没结束,在严肃的监斩官的注视下,刽子手又将李斯那颗硕大的脑袋砍了下来?/P>李斯被押往刑场时,与他同时被处死的还有他的亲人们。当是时,李斯与他的二儿子走在一起,李斯看着四周那些兴高采烈如同过节的看客们,叹息着对二儿子说:“我想和你像以前在老家上蔡那样,牵着黄狗到东门外去打猎,这样的事情永远不会再有了。?/P>白茫茫大地真干净李斯既死,胡亥认为赵高大大有功——是呀,对他们的掘墓事业而言,赵高的确是功不可没——于是封为中丞相,“事无大小辄决于高”/P>赵高既握大权,搞了一次民意测验,要调查一下自己的势力到底有多大?/P>这天,赵高令人带一头鹿上朝,说是献给陛下一匹良马。鹿和马的差异,想必幼儿园的小朋友也分得清楚。胡亥的智商并不比幼儿园的小朋友更低,他也认出那是一头鹿而不是一匹马,但赵高坚持说那是马,陛下你错认是鹿,一定是中了邪啦。不信,你问问朝堂上的这些大臣们吧?/P>大多数大臣看出了赵高的阴谋,一个个争先恐后地站出来表态:是呀,真是一匹好马呀。只有极少数不识时务者说,这哪里是马呢?这明明是一头鹿嘛。——这些能分辨出马和鹿却分辨不出时与机的家伙,后来统统被赵高送进大牢弄死了/P>胡亥听大多数臣子都说是马,还以为自己真的中了邪,忙找太卜咨询。太卜说:“陛下春秋祭祀的时候,斋戒不严肃,所以中了邪。/P>胡亥不怕天下大乱,却怕鬼神恶作剧。他按太卜的建议,前往上林斋戒。斋戒期间,胡亥无事可做,便拿起弓箭向从林子外经过的人乱射。过了几天,又搬到一座叫望夷宫的行宫里继续醇酒妇人的幸福生活/P>欢乐了三天,赵高已决意干掉胡亥,胡亥的掘墓任务已经完成,是该上路了?/P>赵高的女婿——赵高本是阉人,自然没有生育,估计这女婿不是亲的——阎乐,时任京城市长(咸阳令),赵高命他带兵诈称有盗贼,杀进望夷宫/P>胡亥还对赵高心存幻想,就像当初李斯对胡亥心存幻想一样。胡亥要求见赵高,阎乐不同意。胡亥又说:“那能否让我当个郡王呢?”回答不行。胡亥讨价还价:“做个万户侯呢?”还是不行。胡亥最后一次请求:“那就让我和老婆一起做个平头百姓吧。/P>当然还是不行。赵高要的就是他的脑袋,要想活下去,无异与虎谋皮。胡亥无奈,只得自杀/P>胡亥死后,赵高立秦子婴为帝。秦子婴是秦始皇家族里少有的有脑袋的人。赵高请他到祖庙祭告祖先,他推托不去。赵高听说子婴不肯,还以为他在做谦虚秀呢,就兴冲冲地跑到子婴府上,打算把子婴带走/P>赵高走进子婴府,他的死期就到了,和赵高一起被处死的,包括赵高的三族,其中自然少不了他的女婿阎乐先生?/P>赵高的死,标志着大秦帝国的三位掘墓人在大功告成后全都死于非命。事实也是如此,子婴在位6天,屁股还没坐热,刘邦就率军入关,子婴素车白马,自缚请降,把象征天下大权的传国玉玺双手奉上?/P>此后,项羽进咸阳,一把大火将公元世纪全球最美丽的建筑阿房宫烧成一片白地,子婴亦被处死,大秦帝国在一片风雨声中轰然倒塌,白茫茫大地真干净?/P>SourcePh"style="display:none">

ѧУչҰĿѵʱѧԱDZ͵һĵϣÿֻЯһѿһ㹳һ񡪡Ҫûκʲ55ҹΧš˴̡ҷãܼҵʢ˳ҷ꼰ݺᡣ͵СѼݸʱҸԼûǮ

ӦԤճհᡡƶȾӦԤΪȾļ룬һЩ֣ӦԤ˰衣67.6%ܷ߽ѧƽʽרҵ糿߷վ̨ϣ3༷ϳᣬ찡ĸҺʱ򷿣2£һûѡްŮϳĸȥ򷿡ջһƬкĴѧ2016ůƻʽ˽⵽̵֧дɽѧΪ޷ܺһ֧ſչˡů磬Ѿůƻ

Ķ

ý壺й˽Ϊʲôӣ2017-12-12
ףĸҪǿžҵ ¢2017-12-12
ʺܲ𣿽ʳл½40%2017-12-12
± ӭ2017-12-12
Ү˹14ACE ʤԱ2017-12-11
°:սս2017-12-11
!г羹Ϯ ɻ2017-12-11
йҵ¶С2017-12-10
һúͻѹ 5󹤱2017-12-10
93ɫǰͳ˹Σ2017-12-9